《侏罗纪2》影评:在鸡肋致敬与风格创新的边缘试探_娱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8-06-19  浏览 次  

电影剧照

凤凰网娱乐讯(文/二十二岛主)虽然《侏罗纪世界2》的观感和完成度高于前作,但并不意味着这就是一部出色的作品。

说实话,“侏罗纪”系列的这次重启其实面临着很多瓶颈,关于恐龙,很多经典的场景与设计已经在老版的《侏罗纪公园》中有所体现且深入人心,如何进行故事的全新架构,既要满足老粉丝的精神需求,又要吸引对这一经典系列不太熟悉的年轻观众,是《侏罗纪世界》三部曲的首要任务。

而第二部的导演J·A·巴亚纳显然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毕竟承上启下是决定这一系列总体口碑和最终票房成绩的关键一步,恰好这位导演还具有十分明显的个人风格,之前的几部作品有着较好的口碑和怪奇的主题,比如惊悚经典《孤堡惊情》、灾难大作《海啸奇迹》、奇幻童话《当怪物来敲门》。(据说他是唯一一位所有长片都被引进大陆的欧洲导演)惊悚和灾难成为了巴亚纳努力想往《侏罗纪世界2》中填充的元素,最后呈现出的效果证明他确实成功地把这部电影变成了一部恐怖片。

电影剧照

恐怖元素的设置主要来自于“暴虐迅猛龙”的设计,这只恐龙早在概念曝出的时候就备受期待,巴亚纳很巧妙地捕捉到了恐怖片的核心,那就是将观众作为小孩子来还原,因为很多人最原始的心理恐惧都是从孩童时期形成的,比如黑暗中冒着绿光的眼睛和长长的獠牙,都是非常可怕的造型点,导演将这几项用在了“暴虐迅猛龙”身上,缔造了系列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一只恐龙,尤其是它能够打开窗户进入房间的时刻,只怕所有观众的心都会吊到嗓子眼,与小女孩一同屏息凝神。

恐怖效果达到了,风格化也在系列中标新立异,但这毕竟不是巴亚纳之前拍的独立影片,整体而言还是需要有更多的噱头来吸引观众,于是就出现了大量鸡肋的致敬。个人一直觉得致敬这些点要做的巧妙,《头号玩家》靠彩蛋就可以引发观众高潮,但是过度的致敬反而会令人觉得十分刻意。在《侏罗纪世界1》中,我们已经看到了大量致敬的场景,第二部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了更多的延伸,甚至可以说是模仿。比如火山爆发中恐龙逃亡奔跑的场景,暴龙仰天长啸的场景,还有非要拉回来“强制客串”一把的杰夫·高布伦,这些点令观众隐约感觉到这就是一部升级版的《侏罗纪公园》,而并非全新的重启。这应该并非巴亚纳的本意,但他就是在这种努力风格化与回归老版致敬的掣肘中,不断地摸索着,这种&ldquo,2018年香港马会开奖结果;摸着石头过河”最后产出的效果自然不尽如人意。

电影剧照

另一个很重要的点是新加入的小女孩角色,她身后牵出的是一个十分宏大的命题:对于克隆技术的反思,这与第二部人与恐龙如何和谐共生的中心立意其实并没有太大的联系,很像编剧在写到再造恐龙的时候突然插出来的一笔,最后的讲述效果并不理想,大家很难对小女孩产生共鸣,恐龙尚且意识觉醒来个大逃亡,小女孩却还是第一时间冲到欧文怀里做乖乖女,看不到任何成长性。而对于“克隆和生命”这一命题的探讨也浅尝辄止,据说这是在为第三部做铺垫,但作为一个独立的篇章来说,小女孩人物的塑造及这条线索是较为失败的。

电影剧照

演员的表演更是令人失望,这不是帕帕和布莱丝的问题,而是这两个角色供他们发挥的空间实在太小,大多数的时间我们只记住了他们被恐龙追逐的场景,而忘记了一些真正交流的对手戏,可能给大家印象最深的就是二人被关在地下监狱中,交谈对话的场景。这一部中导演希望重建欧文和克莱尔的关系,两个人不再是伴侣,而是以一种更成熟更默契的方式存在,这也使得二人失去了个人色彩。有人可能会说《侏罗纪世界》的主角本来就应该是恐龙,要人类做什么?那如果没有了人性的展现,和恐龙幻灯片又有什么分别?唯一展现人性前后反差的反派又过于脸谱化,用功夫片式的评论来说,巴亚纳的武戏拍的还好,文戏真是太弱了。

电影剧照

当然勇气和这种敢于冒险的精神总是可贵的,虽然《侏罗纪世界2》并没有达到个人预期,但仍然不失为系列当中的进取之作,比起上一部完全打安全牌来说,还是更喜欢这种具有创新性的尝试,尤其是对于“侏罗纪”这种老牌系列,最后肯定会获得一个不差的票房成绩,但如何焕发出全新的生命力,还需要在剧本和人物,乃至主题上进行更加用心的打磨。这一切只能寄希望于已经被提上日程的《侏罗纪世界3》了,希望不会是仓促收尾圈钱了事,而是真正对得起粉丝们对于这一系列的高期待。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